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渔家傲·记梦

责任编辑 2021-1-28 09:28 0 229
摘要: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? 李清照的《漱玉词》尚且还展在桌面,她便已趴在桌上沉沉睡去。连日的劳累终于得以放松,这几乎是她的本能反应。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。 梦里,她站在一艘纤巧的兰舟上。小舟顺水漂流,在海 ...
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?

李清照的《漱玉词》尚且还展在桌面,她便已趴在桌上沉沉睡去。连日的劳累终于得以放松,这几乎是她的本能反应。

她好像做了一个梦。

渔家傲·记梦

梦里,她站在一艘纤巧的兰舟上。小舟顺水漂流,在海上颠簸着。星河璀璨,海天一色,她不知已有多久未曾见过这样的风景了。

顺着波涛,飘飘荡荡,渐渐的,那纤舟缓缓地流向海天相接之处,,渐渐的,流入万里璀璨的星河。

船随星河缓缓前行,她的四周皆是萤火,点缀在深蓝色的夜空中,好像踏入了仙境。星河岸边,桂树正值花期,花朵犹如碎金,散发着醉人的香气。

不知何时,船停靠在一处小小的渡口。早有使者等候在此,带着她进入那冰雕玉砌的天宫。

天帝身着玄衣,面容意外的年轻而俊逸。他温柔地对她笑着,一双眸子像是揉碎了海上日,山中月,万里星河,是那般明亮而璀璨。

他缓缓开口,声音也同样温柔:“易儿,如今过得好吗?”语气熟稔得就像一位故友。

易儿?

她恍惚记得,许久以前,有一个人,也会这样温柔的唤她“易儿”。那时,好像是在烟花三月,杨柳高台。那是多久以前了呢?他又为何也会这样唤自己呢?

她不知作何回答,只是怔愣地注视着他似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。

天帝似是无奈一笑,缓缓走到她的面前,克制而又守礼地在她额上落下一吻。

然后,对她又是一笑,化作漫天萤火,随风散去。

……

房间门被轻轻推开,他悄悄地走进来,看见她趴在桌上睡熟了,手边的漱玉词翻开在《渔家傲·记梦》。

他小心地把她抱到床上,帮她盖上被子,掖好被角。然后,帮她收拾好书桌,按她的习惯,几百年都未曾变过的习惯。

他坐在她的床边,轻轻地抚摸着她如墨的长发,轻柔地说:“易儿,我终于又找到你了。

“你还是和从前那般,爱笑,聪颖,勤奋,而我终于能再次触到你的手了。

“这一次,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。”

她在梦中唤着:“阿诚。”

他温柔地回握住她的手:“我在。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邀请
官方微信
写手接单
扫码关注
扫码关注
意见
反馈